频道:网站首页 > 热点资讯 > >文章内容

上半年全球外汇储备变动的六个基本事实

时间:2022-10-11 09:15   来源: 网络

整体来看,外资人民币债券仍是坚定持有者。这是全球人民币储备份额逆势上升,连续十个季度上升,并不断创出历史新高的重要原因,表明官方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认可进一步加强。

管涛

第一,全球外汇储备大幅减少。到今年6月末,全球外汇储备余额为120368亿美元,比去年底减少8838亿美元。其中,全球披露货币的外汇储备余额为111749亿美元,减少8749亿美元;全球未披露货币外汇储备余额8618亿美元,减少89亿美元。分季度看,一季度,全球外汇储备余额分别减少3756亿美元,二季度减少5081亿美元,位列历史上单季度外汇储备降幅前两位。截至今年6月底,全球外汇储备余额相当于5.91个月的年化全球货物进口,较去年底减少14.2%,为2009年以来最低。这增加了储备不足、贸易逆差和外债沉重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发生国际收支危机的风险。

二是除瑞士法郎外,IMF披露货币构成的其他7种主要储备货币的全球持有余额均有所下降。截至今年6月末,由已披露货币构成的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储备余额为66524亿美元,较去年末减少4336亿美元,贡献了同期由已披露货币构成的全球外汇储备余额下降的50%;欧元储备余额22089亿美元,减少2724亿美元,贡献31%;日元储备余额5785亿美元,减少866亿美元,贡献10%;英镑储备余额5451亿美元,减少343亿美元,贡献3.9%。四大储备货币贡献了上半年外汇储备余额下降的95%。同期人民币储备余额3224亿美元,减少149亿美元,贡献1.7%;加元储备余额2782亿美元,减少87亿美元,贡献1.0%;澳元储备余额2100亿美元,减少113亿美元,贡献1.3%;瑞士法郎储备余额276亿美元,增加68亿美元,负贡献0.8%;其他货币储备余额合计3518亿美元,减少199亿美元,占比2.3%。

第三,除欧元和日元的储备份额下降外,IMF已披露货币构成的其他六大储备货币份额均有所上升。截至今年6月末,在全球已披露货币构成的外汇储备余额中,美元储备份额为59.53%,较去年末上升0.72个百分点;欧元储备份额为19.77%,下降0.83个百分点;日元储备份额为5.18%,下降0.34个百分点;英镑储备份额为4.88%,上升0.069个百分点;人民币准备金率为2.88%,上升0.09个百分点;加元2.49%,上涨0.11个百分点;澳元储备份额为1.88%,上升0.04个百分点;瑞士法郎储备份额为0.25%,上升0.075个百分点;其他货币储备占比合计3.15%,上升0.06个百分点。可以看到,虽然大多数主要储备货币的美元价值较去年底有所下降,但“矮子拔出将军”,美元、加元、人民币和瑞士法郎仍是全球储备份额增加的前四大受益者,而欧元和日元是最大的输家,其中欧元份额为2017年第二季度末以来最低。

第四,汇率贬值导致的负估值效应是英镑、日元、欧元、加拿大元、澳大利亚元、人民币等全球外汇储备余额美元价值减少的主要原因。今年上半年,在通胀上升和美联储意外收紧的推动下,洲际交易所美元指数累计上涨9.1%,多数非美元主要货币对美元汇率下跌,其中不少货币对美元跌幅较大。同期,英镑、日元、瑞士法郎、欧元、加元、澳元、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分别下跌10.0%、15.2%、4.5%、7.8%、1.8%、5.0%、5.0%。上半年,前述七种非美货币的全球外汇储备余额减少4214亿美元,汇率贬值导致的负估值效应合计3107亿美元,占比74%。在全球已披露货币构成的外汇储备中,英镑储备余额增加193亿英镑,英镑贬值的负估值效应贡献了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164%;人民币储备余额增加134亿元,人民币贬值的负估值效应贡献了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111%;日元储备余额增加19543亿日元,日元贬值的负估值效应贡献了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109%;澳元储备余额减少4亿澳元,澳元贬值的负估值效应贡献了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95%;欧元储备余额减少753亿欧元,欧元贬值的负估值效应贡献了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67%;加元储备余额减少46亿加元,加元贬值的负估值效应贡献了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58%;瑞士法郎的储备余额增加了74亿瑞士法郎,其瑞士法郎贬值的负估值效应对其储备美元价值下降的贡献为-16%。可见,英镑、日元、人民币如果以本币计价,全球外汇储备余额增加。正是负估值效应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储备余额不升反降。

第五,全球美元储备资产分布越来越分散。虽然在最近两个季度,全球美元储备份额不断增加,但仍低于60%,远低于本世纪初美元储备份额占70%左右的水平。这反映了全球外汇储备管理中货币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同时,不仅如此,全球外汇储备管理的一个重要趋势是资产分散化。结合IMF的CCOFER数据和美国财政部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分析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外国官方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为39026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全球美元外汇储备的58.7%,较3月底下降0.5个百分点,远低于2014年和2015年约80%的水平,为有数据可查以来的最低水平。这说明,仅仅利用外国官方投资者持有的美元余额的变化,很难准确判断全球美元外汇储备余额的变化,因为外国官方投资者可能配置美元债券,也可能配置政府机构债券、企业债券甚至上市公司股票等其他美元证券资产。今年上半年,外国官方投资者持有的美债余额减少了2579亿美元,相当于同期美元外汇储备余额降幅的74%。其中,外国官方投资者减持美债951亿美元,占同期外国官方投资者持有美债余额减少额的37%。其余63%是美债收益率飙升、美债价格暴跌导致的负估值效应。因此,将全球外汇储备余额的减少等同于央行干预本币汇率贬值的储备消耗是值得商榷的,因为其中相当一部分可能是由于负的估值效应,这只是账面价值的波动,而不是真实货币的减少。例如,截至今年7月末,全球第二大外汇储备持有国日本的国际储备资产余额为13230亿美元(含12026亿美元),较去年末下降827亿美元(含764亿美元)。其中,交易导致的国际储备资产增加26亿美元,贡献-3%;剩下的是全球证券交易所债券“三杀”造成的负估值效应,贡献103%。再比如,截至今年8月底,全球第七大外汇储备持有国韩国的国际储备资产余额为4364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4128亿美元),较去年底减少267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255亿美元)。其中,交易导致的国际储备资产减少137亿美元,贡献52%;其余由负估值效应引起,贡献48%。

第六,外资减持人民币债券对全球人民币外汇储备余额变化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今年2月以来,中国债券账户下出现外资持续减持境内人民币债券资产的情况。上半年外资减持人民币债券4378亿元,其中记账式国债1337亿元,政策性金融债2305亿元。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是境外央行持有的人民币储备资产的主要配置品种。但如前所述,上半年全球人民币外汇储备余额不减反增134亿元,其中一季度减少161亿元,二季度增加294亿元。这说明外资整体上仍是人民币债券的坚定持有者。这是全球人民币储备份额逆势上升,连续十个季度上升,并不断创出历史新高的重要原因,表明官方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认可进一步加强。这也促成了7月和8月境外持有人民币国债余额的持续触底,分别较上月增加33亿元和23亿元。

本报专栏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特此说明。

ad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合作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版权所有©IT产业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 jokerdeyouxiang@sina.com